莫白_

墙头多的飞起,喜欢什么就看什么,注意避雷!!

回到顶部

【蔺苏蔺】岁月静好

  再次醒来时,恍若已是下一世。

  眼前的环境熟悉而陌生,隐约记得自己多年前也曾在这里渡过了一段重生的日子。
  待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床上的人微微侧头,在自己床塌边斜靠着一个人,如印象中的一席白衣,散在身后的长发比记忆中长了些许。那人手握着一卷古籍,周围还堆放着许多书,大概是看的正入神并没有发现床上的人已然清醒。
  静静看了一会,这边人慢慢抬起手抚上了对方的长发。

  看书的人身体一颤,顿了一会才僵直着身体转过来,眼神之中满是期许,望向了床上的人。
  两厢对望,那人眼神还有些虚弱,却是清明的。

  白衣人猛地起身在房里来回踱了数步,终于深吸一口气走回了床边,他俯身搭上对方的手腕诊脉,一番检查之后终于松了口气,轻轻扶起床上的人让其靠在软垫上,双手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带上了一丝颤抖。
  而这边被他扶起的人,从白衣人伸手过来的瞬间就紧紧抓住了对方的衣袖,半分也未松手。

  白衣人盯着他的眼睛,再次深吸一口气,带着些紧张的开口:“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床上的人弯了眼角。很久没有说话似要忘了如何发音,他声音低哑却还是准确的念出了两个字。

  “蔺晨。”

 
 

  当年北境大捷,梅长苏也终是熬到了极限。在他彻底倒下无力回天之前,蔺晨耗了两天一夜救治,行针又用药,不时还输以内力,硬是抢回了梅长苏一口气,堪堪保住性命。
  蒙挚心知是为了救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便放了江左盟的人手彻夜护送他二人离了军队赶回琅琊山。这一路蔺晨一面给琅琊阁发信安排诸事,一面随时要留意梅长苏垂危的身体状况,刚一出发就耗费了诸多精力。回到琅琊山,梅长苏被安置在琅琊阁接受医治,黎纲甄平等人则返回江左盟处理一应事务,只余飞流继续留守。

  蔺晨不知寻了什么法子把已经外出云游的老阁主请了回来,如十三年前救回林殊那般,父子二人又全身心投入了对梅长苏的医治。琅琊阁多年珍藏的医书古籍统统被找出来查阅解毒之法,药王谷,寒医荀珍,浔阳云氏,昔日梅长苏相识的名医名家都在暗中数次前往琅琊阁相助。江左盟一向势力广阔行事自有一套门路,琅琊阁又消息灵通,许多珍奇药材纵然难得却还是源源不断被送往了琅琊阁。
  其后一年又余,多方努力之下竟真的寻到了方法解去了梅长苏体内冰续丹的剧毒,再之后就是漫长的调理。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蔺晨既要着手医治梅长苏,琅琊阁的管理也不能就此放下,甚至江左盟有时遇上黎纲甄平等人无法决断的大事也需得他出主意。诸多事情压身,蔺少阁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一改往日的形象沉稳了下来。     梅长苏的身体状况终于日渐好转,虽然每日改变极其细微,众人心中还是慢慢重燃了希望。蔺晨终于恢复了些许往日的性子,他索性搬着大堆的医书直接住进了梅长苏的屋子,除了必须由他出面处理的事务,其余时间整日都待在屋里,盼着有朝一日梅长苏若是醒了能第一时间照应他。

  蔺少阁主对生活环境一向是有些挑剔的,然而这些日子守在梅长苏身边,哪怕只是地铺也能睡着不抱怨。回想当年初回琅琊山时蔺晨的焦急,这一年多来他日夜不休耗费的心神,许多的事老阁主都一一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默默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梅长苏醒来后不久,蔺晨请来了老阁主照看着,便出门向江左盟发信去了。回来时带上了飞流,因为被提前嘱咐过苏哥哥刚刚恢复只怕情况还不稳定,这孩子闪身进了屋又不敢太激动,轻手轻脚挪到梅长苏床边,待到梅长苏向他伸出手,飞流这才欢快的坐到他身边,轻轻的抱了抱他的苏哥哥。

  “飞流长高了不少。”梅长苏声音还有低,却听不出虚弱了。

  老阁主诊视完就离开了,蔺晨慢悠悠晃着进了屋,屋子的主人坐在床上,一手轻抚身边少年的发,眼神直直地看了过来,满是笑意。

  蔺晨再也没憋住面无表情的脸,跟着笑开了。

 
 

  他们像多年以前那般,并肩踏入了曾一起走过无数次的长廊。毕竟梅长苏是卧床许久没有下地走动的人,蔺晨配合着他的步子慢慢地走着,一边走一边与他聊离开北境后发生的事。

  “大梁太子已然登基,还给北境的新编驻军赐了名,为长林军。”
  “你留下的信宫羽带去了,霓凰已经与聂铎完婚。他们还来过一次琅琊山,只是你状况还未曾好转,我便只带了飞流前去。”
  “江左盟交由黎纲甄平打理着,偶尔我也会帮忙看看,近来倒没有大事,你不用挂心。”
  “这一年多都忙着医你,倒没什么时间陪飞流玩了。我从琅琊阁的藏书里,挑了一些适合他武功路数的给他打发时间,现在看来,怕是打不过他了。”

  到底还是担心梅长苏刚刚转醒,没走多远,蔺晨便差人备好了热茶软垫,把人扶到一处石桌椅处坐下了。
  “你别老盯着我看,还想知道什么?我说给你听。”
  梅长苏接过蔺晨递来的茶,把杯子轻握在手中,适宜的温热自掌心传来。
  

  “我睡了那么久,很久没见到你了,就想好好看看你。”

 
 

  江左盟陆续派人赶到了琅琊山,昔日旧部再次见到梅宗主,一个个都激动地语无伦次了。黎纲和甄平在面前续续叨叨说着话,角落里宫羽悄悄拭了眼角,梅长苏面上浅笑,半晌才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我既已经醒了,以后便不用过多担心。盟里的事情交给你们处理我是放心的,实在有大事无法决定,多向蔺晨请教便是。”正事说的差不多了,梅长苏没有等到二人再扯出更多琐事,开口交待了两句。
  愣神片刻,甄平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追问:“宗主,您不和我们回廊州吗?”
  梅长苏开口之前,另一个声音回答了他:“大夫可没说他可以跟你们回廊州。”

  众人齐齐转头,正是蔺晨。琅琊阁主倚着门框,回视众人道,“我给江左盟发信只是通知你们一声,长苏已经醒了,那信里可没说让你们来接他去廊州啊!”
  “可是……”
  “可是什么啊?让你们带回去,又是什么事都得给他操心?我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人,还要让他多活几年呢!”
  “那盟里……”
  “盟里最近有什么大事你们解决不了了?你们解决不了不是还有我吗?”

  被堵的说不出话,众人只能回头眼巴巴地望向梅长苏,而梅宗主什么都没有说,视线越过众人直看进蔺阁主眼里。
  四目相对,两厢默契地浅笑。

  晚间,安排好了江左盟一干人等,蔺晨又晃进了梅长苏屋里。
  “没什么大碍,看来是真的恢复地不错。行了,你该休息了。”照常号脉检查了一番,蔺晨起身理了衣袍便要离开,刚转身就被梅长苏喊住了。

  “蔺晨!我觉得这夜里……有些冷了。”
  蔺晨瞪大眼睛看向窗外,夏夜夜空一片月明。
  “高处不胜寒,你这琅琊阁高居山顶,住在这里,夏天夜里也是会冷的。”梅长苏平静地解释。

  蔺晨憋着笑,踏前几步将窗户掩了些许,转身熄了室内的灯火,只借一缕月光一路走回梅长苏床边。
  “罢了罢了,早几年你寒疾未愈时,我也没少给梅大宗主当暖枕。”说话间已然褪下外袍,钻进了梅长苏的被窝。

 
 

  梅长苏就此留在琅琊阁养起了身子。

  每日清晨,天微亮一向浅眠的梅长苏便醒了,蔺晨则似乎是终于暂放了心里的重担,总会睡得沉一些。
  梅长苏并不去叫醒他,轻轻挨着身边人温暖的身体,数一数他耗费心力陪伴自己的这些日子里,那一头乌发间悄悄掺了多少银丝。
  因为如此,蔺晨每日醒来第一眼入目的,总会是梅长苏温和的目光。

 
 

  白日里梅长苏不再束发,任着蔺晨给自己梳好头发垂于脑后,再系上他喜欢的发带。
  蔺晨去处理琅琊阁的事时,梅长苏就由飞流陪护着,四下里悠悠漫步恢复体力,感觉疲累就回来,直奔书房寻蔺晨去了。
  蔺晨并不阻止他看书,梅长苏也自觉不去看那些需要深思费神的,挑一两卷有趣的古籍,往蔺晨身上一靠就在一边看书去了。事务不多时蔺晨会挑一些近期网罗的天下轶事说给梅长苏听,无暇多说的时候,便静静地陪伴彼此做各自的事情,一片安宁。

 
 

  晚间到了休息的时候,蔺晨会先拉上梅长苏去泡一个药浴,给人身上裹好衣物保暖再拉回房间睡觉。蔺晨认命般习惯了给身边这人暖床,梅长苏也习惯了每夜躺好以后,寻一个舒服的姿势在对方温暖的怀抱里入睡。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开了。

 
 

  又是一年春,天气渐暖。

  并肩走过熟悉的长廊,蔺晨正转迈向书房去时被梅长苏拉住了。
  “怎么了?”
  “蔺晨,你从前在金陵时,答应好的带我出游那些计划,可还算数?”
  “算数,当然算数!你想去?”
  “嗯。”
  “行啊!你近来身体恢复的不错,出去走走也挺好的。你等着,我把事情安排好了,咱们这就出发!”

  转头还没走两步,蔺晨再次被梅长苏拉住了衣袖,这一次回身时,他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对方满是笑意的眼睛,就被赶上来的梅长苏紧紧抱住了。

  彼此相拥,满世界只余两个人的宁静。

 
 

【“跟你说啊,我都计划好了。”
  “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
  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儿山上有佛光,守个十来天的一定看得到。
  接着去凤栖沟带飞流去看猴子,未名、朱砂和庆林他们也很久没见面了,随路再拜访拜访。
  顶针婆婆地醉花生你不是最喜欢吃了吗?咱回琅琊山之前去拿两坛子……”

 

“好,那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

 
 

完。

 

最后一段【】中的文字出自原著。

我不管我就要看他们HE!!满足自己想看蜜月旅行的怨念!!

中间被有个没良心的人捅刀,搁置了一段时间...锅都扔给她背 @Yuuki 

用了一些原著的设定。实际是比较蔺苏蔺吧……时间线不是很乱得清,别太深究。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0)
热度(138)
  1. Huvafen-童话终成史诗莫白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莫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