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_

墙头多的飞起,喜欢什么就看什么,注意避雷!!

回到顶部

【蔺苏\蔺殊】人间有味是清欢

  且说那赤焰主帅化名梅石楠外出游历期间,曾于琅琊山与琅琊阁主交手三日不休,却最终结为挚友。其后林帅也曾再度登上琅琊山拜访故交,还带上了自己年少的儿子林殊。

  蔺晨一向是闲散的性子,不爱拘束,规规矩矩随着父亲拜见了故交,便寻了个理由离开正厅打算自己玩去了。

  彼时小林殊是第一次随着父亲离家游历,琅琊山上新奇的事物一早就引起了孩子满心的好奇,再者周围年纪相仿的似就只有蔺晨一人,看到这唯一可能的玩伴就要出门去了,林殊忙向父亲讨了允准,追着那哥哥跑了出去。

  蔺晨最开始对小林殊并没有多大兴趣,任那孩子跟在自己身后一路走,对着些没见过的花草东看看西瞧瞧,直到林殊终于忍不住好奇抢先几步将他拦了下来。

  “少阁主哥哥,你们琅琊山真是有趣,好多东西我都未曾见过,你要去哪里?带我一起玩好不好?”

  蔺晨直到这时停下了才仔细打量了一番年少的林殊,一身白衣短装,年纪不大身板却已有些挺直,面容还未长开,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最为出彩。少年眼里带着兴奋与期许,认真地盯着蔺晨,少阁主与他一番对视,竟突然觉得对这少年喜欢的紧。

  “你若跟得上我,我便带你去玩。”

  蔺晨平日里就喜欢四处玩乐,琅琊阁收藏的武学虽广,大多他都只是有所了解而并无兴趣细学,倒是为了方便各处游走一身轻功很是熟练。此时语毕,蔺晨冲着林殊一笑,脚下一点已飞身踏上一侧的山石。

  林殊自幼所学的武功和蔺晨不是一个路数,且年纪尚小,轻功不似他那般轻盈,然而这少年自小就是闲不住的性子,往日里上窜下跳地玩耍多了,一般山路竟也难不住他。

  蔺晨飞跃在前,每每回头都能看到那少年跟在自己身后,虽不能跃于山石之间,却能在跑动时灵活地绕过各处障碍,竟没被自己甩下,一改之前的态度对这少年很是感兴趣。

  又跑了一小段路,蔺晨挑了块平坦的空地落下,林殊赶前几步再次停到了他的面前。少年喘气急了些气息却不乱,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闪着光,还是那般认真地盯着他看。

  “哈哈哈,你小子真不错!我琅琊阁新奇的东西可多着呢,走,蔺晨哥哥带你去看!”

  蔺晨带着小林殊在琅琊山间游玩了几日,带他见识精巧机关,赏珍奇花草,品特产美食。白日里玩累了,到了晚上林殊也还是要赖在蔺晨房里不肯分开,蔺晨便把琅琊阁从前收集的奇闻当故事讲给他听,直到少年躺在自己身边安静地入睡。

  到了分离那日,小林殊双手搂着蔺晨的脖子很是不舍。

  “蔺晨哥哥,你将来可一定要到金陵来找我,我也带你到处玩耍,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我一定寻得机会到金陵去找你!”

  “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后来蔺老阁主应邀带着蔺晨去了一次金陵。

  少阁主还是从前那般性子,初到林府认了门拜见了长辈便要出门自己去寻乐,不巧林殊此时正在学堂,白日里便未能见面。

  金陵繁华,初到又不熟悉道路,蔺晨这一逛竟到了晚间才回到林府,躲了父亲一顿揍便匆匆忙忙回了安排好的客房休息去了。

  次日一早,林殊精神抖擞地闯了蔺晨的房间,少阁主睡梦之中被人扑住,愣是折腾醒了。

  “蔺晨哥哥别睡了!快起来我带你出去玩!你昨天上哪去了晚间也不回来找我!”

  “臭小子你赶紧下去!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儿吗!?”

  有了林殊领路,蔺晨得以悠闲地逛完了金陵最繁华的街。林殊拉着他尝遍平日里自己最爱的小吃,到了饭点归家却已吃不下正餐了。

  “蔺晨哥哥你别去睡客房了,跟我一起睡吧?”

  “早说了你已经不是小孩儿了,也不嫌挤?”

  “我的床不小呢!我一定不挤你!蔺晨哥哥,你像以前那样给我讲讲江湖故事好不好?”

  “好!那哥哥好好给你说道说道!”

  为了有朝一日重逢再给心爱的弟弟讲有趣的故事,蔺晨自他们分别以后突然就变得比从前爱读书了,琅琊阁收藏的典籍繁多,蔺晨认认真真翻完了记录就把感兴趣的记下,一卷一卷找出来看,琅琊阁日常收回的消息趣闻也不放过,很是让老阁主欣慰了一番。

  于是他们便像从前一般靠在一起,蔺晨神采飞扬地给林殊讲着故事,林殊在另一边静静地听,一双眼睛清澈闪光一如年少时。唯一不同只是地点从蔺晨的床换成了林殊的床。

  虽说答应好了不挤他睡觉,到了半夜林殊还是整个扒到了蔺晨身上,蔺晨一身内力比从前深厚也是不怕冷的,被林家这小火人往怀里一扑,后半夜生生热醒了。

  再后来林殊随着父亲入职军中,掌管了自己的赤羽营,蔺晨便携了一坛好酒,从琅琊山寻去金陵贺他。

  虽然同是好动的性子,林殊毕竟出身将门,到底不似蔺晨这般自由,从小被长辈管得严,岁数不到也没碰过几次酒。而蔺晨从琅琊阁捎来的美酒必不是凡品,口感醇厚,回味悠长。

  那晚他们在林殊房中相对而坐,没有点灯,就着窗外倾泄而入的月光对饮。林殊酒量浅,几杯下去借着酒劲就兴奋了,硬是要和蔺晨比划比划,试试自己近几年的身手。

  蔺晨轻功了得,在那小醉鬼攻过来前迅速闪身出门,一转眼又上了房顶了。林殊紧跟其后飞身上房,二人前后追逐着在那树梢瓦砾间几个纵跃竟已交手数回。最后终于跑累了,双双躺倒在屋顶,盯着天上皎洁的月。

  “还不错,长进了不少!你以前只能在地上追着我跑。”蔺晨侧过身看着身边的少年。

  “可我还是追不上你……”那双明亮的眼睛倒映着月光,语气里略带失落。

  “你年纪比我小,且我向来只爱游山玩水,除去轻功,别的怕是比不上你这少将军了。”

  “也好,日后有事你只管负责跑路,我来保护你!”

  “口气不小啊!你这小少爷成天待在金陵,我若在江湖上遇了什么事,你要怎么来保护我?琅琊阁势力遍布天下不是摆着玩儿的,将来谁保护谁还说不准呢!”

  “那不一定!你将来若是遇事,一定要通知我!是金陵还是江湖我都不怕!定来帮你打架!”

  “江湖之事与你们终究有别,将来……”话说到一半,再抬头看时,林殊已经不再盯着月亮而转头看向了自己,眼里写满认真,清透之中比起小时候的更多了几分坚毅。

  蔺晨便突然笑了起来。

  “小殊,我们不妨就此约定,将来无论何事,任何一方如有需要,另一方必排除万难全力相助,如何?”

  “好!就这么说定了!”

  夜风微凉,吹散了酒意。

  就在蔺晨以为林殊已然睡着的时候,身边白衣少年突然凑了过来,又像从前一般伸手勾住自己的脖子,温热的呼吸洒在蔺晨颈间。

  林殊闭着眼睛喃喃自语。

  “蔺晨哥哥……我从前一直觉得你穿白衣最好看,此番一见,着蓝衣也是很好看的……”

  蔺晨并未回话,任他搂着自己渐渐睡着了。



  梅长苏浅眠,每日清晨醒得早见蔺晨还没醒也会多躺一会,缩在蔺少阁主怀里盯着他眉眼静静地看,这些事外人是不知道的。

  这天一早醒来,梅宗主躺了一会突然就伸出手,指头绕进蔺晨长发间轻轻把玩着。不一会儿蔺晨也醒了,捉住梅长苏微凉的手又收回被子里。

  “你这不让人好好睡觉的毛病从小到大怎么不见改呢?”蔺晨眼睛都懒得睁。

  “我怎么不让你好好睡觉了?”梅长苏看着他笑问。

  “臭小子硬是要挤着我睡,半夜生生把少爷我热醒了,你说是不是不让我好好睡觉?”

  “暖和些不好吗?”

  “不好!嫌热!还是现在合适,冬天夏天怎么抱着都舒服。”

  “那就有劳蔺公子暖床了。”

  私下里无人,梅长苏便不再拘束自己,又往蔺晨身边凑近了些,像少时那般手脚并用扒住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完。

破百感谢~怎么会那么清水,我已经受不了自己了……

梗来自大哥转发老胡微博叫的小殊,我心情复杂了一下午加一晚上,想来剧里卫峥找来冰续草的时候蔺晨也叫过小殊,我只能强行脑补他们小时候就认识了……毕竟爹们也早就认识了不是?
 谢谢妹妹给我想这个标题,不过这两人小时候的事估计不会是平淡的,怕是要熊的翻天……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95)
©莫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