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_

墙头多的飞起,喜欢什么就看什么,注意避雷!!

回到顶部

【百日蔺苏】【12/31 Day38】 痕

   [*跨年啦,要发糖!]

  纸扇一展,随手轻摇,蔺少阁主出了屋抬头扫一眼天光大亮,悠悠闲闲晃进了一处小院。院中一间背风的屋子房门半掩,蔺晨往那屋里看一眼,装模作样敲了敲门,也没等回应便径自推门而入。

   屋里坐着一个人,白日里也披了件斗篷,一头乌发未束垂于身后用发带系着,在矮几上写着什么。蔺晨晃进了屋见那人依旧不作回应也不恼, 蹭到那人身边坐下看着他落笔。

  字迹秀逸,腕力也不似从前那般虚浮了,想来这人近日恢复地不错。

   一行字写完,桌前的人搁下笔活动手指,却被蔺晨一把将手捉了去。搭脉诊了一会,蔺晨舒出一口气,嘴边带笑,双手拢住他冰凉的手想给他捂热。

  “看来这药当真有效,不枉费少爷我一番心意。”

    他一语毕,梅长苏终于扭过头看他,微微皱眉也不答话。

   “还生气呢?行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呢嘛。”

   梅长苏仍旧不言语,只是稍微侧了身,把另一只手也凑到蔺晨手边。蔺晨握了他一双手,拉到唇边轻吻。

   “你说你这人对别人一向温润如玉,怎么对着我气性就这么大呢?”

   “怎么,我在蔺公子面前也需要端着了?”

   “好好好。”

    少顷,有小厮敲了门进来,放下一壶茶就退出去了。蔺晨取了杯子放在矮几上,给自己和梅长苏各倒了一杯。

  “我此去还寻得一坛好茶,梅宗主赏脸一试?”

    梅长苏端了自己那一杯,轻嗅茶香清雅,再凑到唇边饮下,慢慢品着回甘。半晌过后把杯子放回几上,等着蔺晨又给他添满一杯,便把手贴上杯壁感受着热度,垂下眼微微叹息。

  一个月前,药王谷传来消息说是发现了一味稀有的药草,对梅长苏的身体恢复有助,但是这药草并非生于药王谷,是谷中弟子在别处发现的,江湖上需要这药的只怕不止一家,望琅琊阁尽早派人前往取药。

   收了消息没两天,蔺晨上下安排了一通,便要启程去采那药草。临出门前被梅长苏一把拉住,僵持着不能脱身。

  “蔺晨!此事何须你亲自前去?”

  “我查过了,此药珍贵绝非只有我们需要,就算我们消息收的早只怕也难得,派别人去赶不及,只能我自己去取。”

  “不行!路途遥远,你不能一个人去!”

  “等到了地方自会和药王谷的人汇合,长苏,你不必担心,我自己的身手我还不清楚吗?”

  “你放心,不出半个月我一定回来。”

  “如若不成功,也不可恋战,尽快归来。”

  “好。”

  最终梅长苏还是拗不过放了手,只不过蔺晨前脚走了,后脚他便给江左盟传了命令,派了人暗中追去护他。

  许是赶路太急,蔺晨一走便没了消息,起初几日还有江左盟的人回报行踪,后来却一直都没有回音。梅长苏每日守在蔺晨的书房,琅琊阁有任何消息到了他都要查问一番,结果全无蔺晨的音讯。

  一日复一日的等,连飞流都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再粘着梅长苏,而是每日一早就飞身下山,替他的苏哥哥先一步等着蔺晨回家。

  过了十多日,飞流例行出门时终于在半道上迎回了蔺晨。

  去时一身白衣归时血污尽染,蔺晨掏出琉璃瓶子护着的药草递给晏大夫,只来得及看了梅长苏一眼便就晕过去。

  其实蔺晨倒没受多重的伤,身上深深浅浅留的刀痕没有一处伤及要害,只是夺药草时和别的势力来人交了手,又为了保证药草存活顶着伤口赶路,虽然路过江左地界时追兵已被截住,返程琅琊山时依旧未曾停歇。太过劳累以至于踏入琅琊阁一放松,便整个人昏睡过去。

  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等蔺晨再次醒来时,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侧头一看,梅长苏正守在自己床边,蔺晨便笑起来,谁知刚要开口安慰,却被他生生截住了话头。

  “你怎么敢?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长苏……”

  “你此去如果回不来,我断不会在这世间独活!”

   一向冷静的梅长苏此时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说完这两句话起身便走。蔺晨一伸手没能捉住他的衣袖,慌忙起身间牵扯了伤口,立于一侧的晏大夫几步上前毫不客气地将他按回了床上。

  就这样,蔺少阁主被勒令留在屋中养伤,其后有半个月没能再见着梅长苏。


  经过半个月修养,晏大夫终于肯放人,蔺晨一早打理好自己便往梅长苏的院里来了。原本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谁知开口还没聊上几句,梅长苏便盯着茶杯发起了呆,蔺晨面露苦色,寻思着再找个什么话开口。

  梅长苏将一杯热茶捧在手里不说话,待茶杯的温度把手捂的更暖了,便将这一杯饮下,转而一把握住蔺晨的手腕起身,拉着人进里间去了。

  “让我看看你的伤。”

    把人按到自己床沿坐下,梅长苏站在蔺晨面前直直盯着他。

  “长苏……”

  面前的人又不答话了,眼里满满的不容抗拒,蔺晨只得抬手犹犹豫豫脱了外袍,再磨磨蹭蹭褪下上衣,两手规矩地往膝盖上一放,抬头回望梅宗主。

  梅长苏的视线略过蔺晨身上几处伤痕,皱眉向他伸出一只手,问道:“药呢?”

  
  

  自从蔺晨醒转那日负气离开以后,梅长苏虽没有再去探望过他,每日里晏大夫送药过来,他却总要拉着晏大夫细细查问一番蔺晨的情况,对他恢复到何种程度其实一直是很清楚的。

  半个月的休养,蔺晨身上的伤口已然愈合,近两天用的都是些祛疤除痕的药膏。一来,是因为蔺少阁主一向还是挺注重形象的,不愿留自己一身疤;二来也是担心日后这些伤痕,若是无意间被梅宗主见了,又要惹他生气。

   大多数时候,到底还是蔺晨拗不过梅长苏,于是他又去自己衣服堆里摸索出一只小盒子,放入他掌心。梅长苏在另一边坐下,拍了拍蔺晨的肩。

  “转过去。”

   蔺晨背过身去。

  刚刚捂了手,梅长苏的指尖是暖的,顺着肩膀而下一寸寸抚过那些伤痕,停留了很久很久。

  而药膏却是凉的,等他取了药抹上蔺晨后背时,那人被突然的凉意激地一抖,极轻,梅长苏却还是分明感觉到了。待到下一次指尖抚上自己后背时,蔺晨发现那冰凉的药膏已经被梅长苏在手里暖起了一些温度,这才抹上自己的伤。

  “好了,你转回来吧。”

  静默良久,梅长苏出声唤他,蔺晨便转身,二人相对而坐。梅长苏继续去涂他身前的伤痕,蔺晨就盯着他的眼睛看。   

  他一双瞳黑如长夜,此刻里面印着自己的身躯,蔺晨越看越觉得深陷其中。不自觉地便伸手托了他的下巴,逼迫梅长苏抬头与自己视线交汇。

  梅宗主坦然与他对视,手上动作却不停,只是不再局限于伤痕,手指自他胸前划过,于腰间游走,轻轻摩梭。

  蔺晨笑了,笑着笑着突然俯身吻上他的唇。梅长苏抬起一只手勾了蔺晨的脖子顺势向后一仰,两个人一起倒入床榻,唇舌交缠。

  

  待梅长苏的手再次抚上伤痕惊醒自己时,蔺晨发现自己已然扯开他的衣襟,正埋首梅长苏颈间。匆匆忙忙退开,顶着梅长苏的视线,蔺晨一脸无奈的抓过衣袍往身上披。

  “不行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能!”

   说罢,蔺晨有些狼狈地窜出了房间。

   翌日,梅长苏守在床头,看着养伤初愈就去给自己浇冷水被逮个正着,又被晏大夫严令塞进被窝的蔺少阁主,愣是没憋住笑出了声。

=========================完。

都这样了我怎么就下不去这个手污呢?!真是对不起这两人...对比自己以前的清水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尺度了【哭着

今天到我接了,好方啊!大写的ooc,混在太太们的产出里真是丢人啊QAQ

逻辑请勿深究...

我心里的结局一直都是蔺公子救回了梅宗主,所以时间线在北境之后吧,俩人可以安安静静的谈恋爱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容忍我的ooc!!!❤

表脸求评论求聊天QWQ

评论(10)
热度(104)
©莫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