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_

墙头多的飞起,喜欢什么就看什么,注意避雷!!

回到顶部

【蔺苏百日】【2/24 Day92】

*年龄操作有。
*苏哥哥是梅花妖。
*名字后面有梗会解释。
* 还没完。

  琅琊山风景奇秀,山中四时总有各异植被生长。然而琅琊阁居于山中地势偏高,有些花草想种植好了就需要工匠费心照料。
  在那琅琊阁少阁主所居的院落之中生长着一株腊梅,从长成之日起,季季都只开白花,独此一株,最为少阁主偏爱。

  蔺少阁主大约天生爱素雅,年幼时就总喜欢着白衣,对于普通孩童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从记事起就不愿意近身了。正因为如此,每到冬日,这个惯于在琅琊阁翻天覆地的小魔头会一改平日作风,裹上厚披风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的院里看雪落枝头与白梅相映。不下雪的时候就往那梅树下一坐,伴着一缕幽香翻阅琅琊阁那些天南海北的藏书。天气渐暖,枝头花瓣零落而下,有些落到蔺晨手上的书中了,他便轻轻收起,交给母亲给他做一个小小的香囊。

  虽然性格闲散,架不住老阁主管的严,蔺晨很早就开始习武了。琅琊山顶有一处天然形成的石台,有兴致的时候蔺晨便会到那处去练剑。

  蔺少阁主十七岁那年冬天,天气异常寒冷,琅琊山接连下了好几天大雪。就这么闷在阁里等到雪停时,山顶无人打理的石台已然结了冰。待下人清理去庭院中的积雪,蔺晨忍不住在自己的院中空地上舞了一会剑。

  多年习武有内力护体可不俱天寒,蔺晨仍是一席白衣潇洒就到院中去了。剑光四散,举手之间动作闲适,白衣与四周屋檐上未融的雪相互辉映。

  一套剑法舞毕,收势回身之时正对上了那株顶着大雪也傲然绽放的白梅。蔺晨一抬头,便看到那梅树之下,站了一个人。那青年同样一席白衣,面容清俊,虽身形略显单薄却自有一身傲气。他身后长发如墨,像极了那株梅树苍劲的树干。
  那人看到蔺晨停下动作,便双手向前朝他行了一礼,轻轻一笑,继而转身走了。明明笑容极轻,蔺晨却整个人呆在了原地,甚至还向着那人的方向回了一礼,等反应过来时白衣青年已然消失在了树后。蔺晨晃晃悠悠上前,抬手轻抚上梅树的树干。
“莫不是你这梅花成了精?”他自言自语,随后便摇摇头走了。

  虽然事后仔细回想,琅琊阁从未有过那么一号人物,然后蔺晨只当自己是闷了多日出了幻觉,并未多想。谁知自从那日打了个照面之后,那白衣的青年反倒自己时常跑来串门了。有时是蔺晨在院里看书,不知何时就能感觉身后多了一人的气息,回头看去果真能见到那白衣青年盯着他手里书页上的内容,倒是比蔺晨自己看得还认真。
  有时又是天气不佳,蔺晨在院里练剑,动作间偶然能见他倚在树下,一如初见那天,等蔺晨一套剑法练完,青年便大大方方朝他一笑,转身又消失不见了。有这么一位行踪不明的白衣青年不时在自己院中出没,尚年少的蔺少阁主最初真是吓的不轻。

  雪后初晴的第一日,蔺晨照旧在院中练剑,只在往常该到收势之时突然持剑回身一跃,运起轻功冲着梅树的方向而去。白衣青年一脸淡然地直视他,临近的剑气微微掀起两鬓的长发,剑峰却避开要害,堪堪停在其身侧。

  “蔺少阁主。”
  “我琅琊阁上下只怕没有你这号人物,不知这位公子是何方高人能这般来去自如?近我身侧所谓何事?”

  “在下苏哲。”青年抬手轻触剑身,向一边推开,他看起来身子有些虚弱,直面蔺晨的剑锋之时却没有一丝退缩。
  “倒不是在下有意接近少阁主,我长在这里很多年了,奈何不能离开此山,身不由己。”
  “……你,你说你在这长了很多年?莫非真是那梅花成了精?”蔺晨一脸震惊紧盯着这个自称苏哲的青年,却没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若我承认我就是那梅树所化,你会相信吗?”言语间,白衣人一挥手,便有一朵纯白的梅花飘落而下,正落在他手心里,继而他向前一伸手,将那朵小小的,散发着幽香的白梅,递到蔺晨眼前。

  “你要如何证明?”蔺晨转手将剑收于身后,另一只手轻轻接下了梅花。
  “自小我便在这院中看着你长大,不如少阁主来考考我你这些年有何经历,看我能否答上来?”

  蔺晨:“?!”

===========================未完待续。

实在对不住这一次码的没有以前好了,太久没有动手码字退化了,以及万万没想到lo主实习期居然要加班,愣是没码完,有后续!!!!我会抓紧更新的!!!!
谢谢大家,多多包涵!!

评论
热度(46)
  1. 琅琊搬砖集团江左分部莫白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宗主与阁主-蔺苏主页
©莫白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