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白_

墙头多的飞起,喜欢什么就看什么,注意避雷!!

回到顶部

他们聊的正在关键,只听见咔嗒一声,两人同时停下动作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
打开门的房间门口站了一个人,头发偏长,一身白色睡袍松松跨跨在腰间随意一束,胸口露了大半,身材倒是很结实。
萧景琰发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精神的梅长苏。
楞神的瞬间对面刚刚还和自己说着话的人已经几步跨过去,一把将那个白衣人推回房间顺带摔上了门,一气呵成。

“你就不能记着把衣服换了再出门?”
“我哪知道还有别人在啊!在自个儿家里还不允许我随便穿?”
“谁跟你自个儿,你现在在我家,我让你怎么穿你就得怎么穿。赶紧给我换了!”
“行行行!”

不多久梅长苏重新回到客厅,方才那人已经换了一身便装跟着他出了房间。
“抱歉。我们可以继续说了。”
“无妨,这位是?”
“他的我的私人医生,蔺晨。”
“哦……”

后来萧景琰后知后觉的回想起,蔺晨穿着睡衣走出来的那个房间,似乎跟自己以前去给梅长苏探病时他睡的卧室是同一间?

周一晚间,例行处理完琅琊阁各项事物回家的蔺晨少爷打开衣柜准备拿上睡衣先去冲个澡。

“这些都是什么??我的衣服呢?!”
“扔了。”
“你再说一遍?”
“你以前穿的太不安全了,索性给你换个裹的严实的,以后家里你可以随便穿了,我放心。”
“……梅长苏,你大爷的。”

梅长苏看着蔺晨一脸憋屈地在那一柜子毛茸茸连体睡衣里翻来翻去,心情大好。
“赶紧收拾了洗个澡出来吃饭吧。”说罢转身准备走出卧室。
“你不会真的都给我扔了吧?”蔺晨一腔不可置信。
梅长苏回头冲他展颜一笑,特灿烂。
“真哒。”

以前存的脑洞,换手机了转不过来索性直接传上来吧,看什么完善成整篇,但是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听说小宗举给我码了个前传,但是我觉得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画风……
其实只是想写鸽子精连体睡衣。

 
 
评论(6)
热度(10)
©莫白_ | Powered by LOFTER